乔治·拉蒂默案

Asa j·戴维斯*

(笔记)

乔治·拉蒂默缩略图乔治·拉蒂默,逃亡奴隶,约1842年刘易斯·h·拉蒂默的父亲乔治·w·拉蒂默是第一个被解放的逃亡奴隶,他的解放指导和影响了19世纪50年代的美国废奴主义者。他逃到波士顿,被捕,入狱,审判,最后获得解放,以及在马萨诸塞州各地为他举行的无数公众集会,使他的事业在著名的德雷德·斯科特判决之前15年就出名了。他的支持者称这是一场“反奴隶制的战争”。

拉蒂默事业的支持者包括亨利·鲍迪奇博士、威廉·弗朗西斯·钱宁和弗雷德里克·卡伯特。这些被称为“有财产和地位的绅士”的人创办了一份名为《拉蒂默杂志和北极星》的报纸,于1842年11月11日首次在波士顿出版。它的目的是“满足波士顿第一次奴役的紧迫性”,并从拘留所里救出一名逃亡奴隶。《华尔街日报》的编辑们决心“阻止一切不节制和暴力的措施,即使是为了拯救我们的公民脱离奴役。”

批评者声称《拉蒂默日记》“极大地刺激和警告了轻信的人,激怒了易怒的人,点燃了激情的人,激怒了那些同情超出他们判断的人。”从1842年11月11日到1843年5月16日,一共出了6期,发行量2万册。这本日记回应了始于1842年10月4日的一系列事件,当时乔治·拉蒂默(George Latimer)和他的妻子丽贝卡(Rebecca)逃离了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奴隶制,逃往北方。四天后,拉蒂默的主人詹姆斯·b·格雷(James B. Gray)的前雇员威廉·r·卡彭特(William R. Carpenter)认出了他。卡彭特立即将这一信息传达给了格雷。10月15日,当地报纸刊登了以下广告:

失控的报纸广告(1842年10月15日上个星期一晚上,我的黑人乔治,通常叫乔治·拉蒂默。他大约5英尺3或4英寸高,大约22岁,肤色亮黄色,体格结实,身材匀称,沉默寡言,说话慢吞吞的。我怀疑他星期二去了北方,如果他被带出州,他会给他五十美元的赏金,并支付一切必要的费用。在州内逮捕他的人将得到25美元的悬赏. . . .

詹姆斯·b·Gray2

另一则广告证实了他的妻子,也是一个奴隶,和他一起私奔了。

电话留言:昨晚的订户,黑人妇女丽贝卡,和她的丈夫乔治·拉蒂默在一起(据说是这样的),属于这个地方的詹姆斯·b·格雷先生。她大约20岁,深色黑白混血儿或古铜色,面容姣好,声音温和,自持自若,待人随和。-她于去年(1842年)2月结婚,此时显然怀孕了。她十有八九会设法到达某个自由州。特此警告所有人不要窝藏该名奴隶,并警告所有船只的主人不要将她从本港口运走。上述奖励[$50]将于送货至

玛丽·d·Sayer3

10月18日,詹姆斯·b·格雷(James B. Gray)抵达波士顿,未经法律程序就以盗窃罪将拉蒂默逮捕,并关进莱弗里特街监狱,在那里他开始了将拉蒂默送回弗吉尼亚的程序。10月30日,星期天,在法内尔大厅举行了一场混乱的会议,“为那些被认为是来自其他州的逃犯或奴隶的人提供额外的保护措施。”公众集会的激动气氛传遍了四面八方,愤怒的声音深沉而响亮。这种煽动,或者说“大众激情的刺激剂”,不仅激起了公众对拉蒂默的支持,也增强了废奴主义者要求采取新的立法措施保护逃亡奴隶的决心。

拉蒂默杂志缩略图《拉蒂默杂志和北极星》(1842年自由的黑人不仅仅是这个事件的旁观者。我们看到了他们的“自由感”和对拉蒂默的同情,在他被捕的第二天,近300名黑人男性聚集在法院周围,“阻止奴隶被移出这座城市,直到有消息保证格雷先生不会采取任何未经法律授权的行动。”4经过不同法院的几篇论文,一些人(如塞缪尔·休沃尔、w·l·加里森和j·w·哈钦森)的干预,以及几周的监禁后,拉蒂默被洗脱了盗窃罪,最终被释放。在他被释放的一个星期前,拉蒂默和《拉蒂默杂志》的一位编辑之间录下了以下的采访:

我问拉蒂默,他是否曾向格雷或任何人表示过愿意回诺福克去。他说:“不,绝不,我宁死也不回去。”格雷刚去过那里,想让我说我愿意回去。我背对着他,不愿和他说话。他说如果我能平静地回去,就不会再有麻烦了——他希望我出狱,好好服侍我。然后我转身对他说:“格雷先生,等你把我带回诺福克,你可以杀了我。”5

1842年11月18日,在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紧张谈判后,法官肖终于以400美元的罚款将拉蒂默释放,并禁止他返回弗吉尼亚。考虑下面的陈述:

本周初,许多废奴主义者发起并签署了两份请愿书,要求治安官伊夫莱斯命令库尔奇将拉蒂默从监狱里释放出来,并威胁要以滥用职权为由将拉蒂默撤职。这使库利奇感到震惊。星期三晚上,他通知格雷,他不能再担任他的代理人了,并坦率地说明了他的理由,即这些废奴主义者对他的偏见。对于这一步,后者一定是知道的,因为那天晚上,塞沃尔去了监狱,指示拉蒂默,如果格雷想把他抓起来,他该怎么做——大声喊叫,大声叫嚷,然后黑人就会来救他。还有15到20个黑人在星期三晚上看守着监狱,防止格雷拿走他的财产。周四上午,市法院暴动案中黑人的律师获得了人身保护令,将L带到法院作为被告的证人。在那一天(11月17日),一个黑人和Cooledge就购买奴隶达成了协议,价格定为800美元。

黑人拒绝了,他出650美元买他,鲍迪奇医生同意为乔治付这笔钱。格雷接受了,双方约定7点钟在监狱办公室碰头,商量一下事情。时间到了,人们都来了,但鲍迪奇医生说,他看到了一份治安官的命令,命令库利奇在星期五12点把拉蒂默放了,因为格雷找不到一个足够稳固的地方,在开庭之前把他关起来,不让他接触黑人——因为他一定会被救出来的,所以他不应该为他付一分钱。他就这样反悔了他的合同,那天晚上还对我们的一个朋友夸口说,他没有履行他的协议。然而,一位黑人牧师出400美元买拉蒂默,奥斯丁接受了。到了星期四晚上10点,钱付了,奴隶重获自由

然而,案件并没有就此结束。在赞扬拉蒂默逃离奴隶制之后,《拉蒂默日报》号召:

马萨诸塞州的男人!下星期一,成千上万的人到城里来。受害者已经准备好上圣坛了。他的花环是锁链!他的手镯手铐!他的冠冕是荆棘的冠冕!你们千万要上来看你们的兄弟。

请愿书缩略图拉蒂默和大马萨诸塞请愿书(1842年一份由六万五千多名马萨诸塞州公民签署的请愿书被提交给马萨诸塞州立法机关,要求三件事:(1)通过一项法律,禁止所有根据马萨诸塞州政府法案任职的人协助或教唆逮捕或拘留任何可能被声称是奴隶逃亡者的人;(二)应通过一项法律,禁止使用监狱或国家的其他公共财产来拘留上述任何人;(3)由麻萨诸塞州立法机关向联邦其他州提出这样的美国宪法修正案,其效果可能是使麻萨诸塞人永远与奴隶制隔绝随后,通过了一项“保护人身自由”的法案,规定“所有法官、治安法官和联邦官员,在受到重罚的情况下,不得协助或以任何方式采取逮捕、拘留或交付任何被认为是逃亡奴隶的人的行动。”13

请愿签名缩略图请愿者的签名(1842年这一事件是黑人争取自由斗争的一个标杆,也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关键事件,除了在马萨诸塞州的成功,还有其他原因。第二份请愿书提议对美国宪法进行修正,请愿书的签名人数与上述的请愿书几乎相同,请愿书被送交马萨诸塞州众议院的参议员和议员,也被转交给华盛顿。它规定“直接税应在几个州之间分配……根据自由人的人数……”以及“代表人数不得超过每3万人1人。”在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多次试图将请愿书提交到众议院后,请愿书最终交给了众议院议长,后者将其提交给司法委员会;直到会议结束,主席巴纳德无法召集足够的委员会成员来审议这个问题。

尽管有这些重要的片段,但很少有人对乔治·w·拉蒂默的一生进行完整的描述。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尽管围绕乔治·拉蒂默生活的事件很吸引人,但它们也很复杂,而且由于来源匮乏,很难拼凑起来。此外,现有的为数不多的资料并不能追溯到1842年他逃离弗吉尼亚之前的那些年。《逃奴法》(1850年)和《德雷德·斯科特决定》(1857年)的通过相对来说更受到学者的关注,因为它们直接影响了导致内战的事件。然而,在拉蒂默被捕不到两个月后,他提供了一些有关他自己的重要信息。

1842年11月下旬,乔治·w·拉蒂默向《拉蒂默杂志》的一位编辑口述了一篇简短的自传体小品。14据作者所知,这一信息此前从未被历史学家提及过。51年后,当乔治·拉蒂默75岁时,他向马萨诸塞州首任州长的直系后裔之一j·w·哈钦森口述了另一部自传体小品我保留了作者在1842年和1893年口述的正字法和内部标点符号,但我觉得可以自由地对文本进行修改,赋予文本意义。

乔治·拉蒂默的第一部自传小品

“去年7月4日我23岁。我出生在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我的父亲是白人米切尔·拉蒂默,他是诺福克海军造船厂的石匠。我母亲是个奴隶,名叫玛格丽特·奥姆斯特德,为我父亲的哥哥爱德华·a·拉蒂默所有,他和我父亲的哥哥是同行,我父亲是他的学徒。爱德华·马勒里先生娶了17岁的爱德华·a·拉蒂默(Edward A. Latimer)的遗孀,但我当时还很小(斜体是我的),被寄宿在外。在爱德华·马勒里的照顾下,我受到了温柔的对待。16岁以前,我是一个家仆,后来,在他的同意下,我出去为他们工作——赶一辆车等等。我是一个苦力,每天付给我主人四分之一美元,我自己有饭吃——我的主人给我穿。就这样干了大约一年,然后我被一个叫米奇·约翰逊的黑人雇佣,他18岁了,他对我很随意,是个非常严厉的主人。他过去常常用一根木棍打我的头我和他一起生活了14个月。有很好的床铺等,但一天只吃两顿饭,也就是12点吃早餐,晚上吃晚餐,有时是9点。 One beside myself had the same fare. He used to keep me rubbing horses until nine o'clock.20

乔治·拉蒂默缩略图乔治·拉蒂默,约1870年“在这十四个月里,我因欠我主人马勒里的债而被郡长逮捕,关进了监狱,在那里关了两个星期——早餐吃鲱鱼和面包,喝鼠尾草茶,交替吃牛肉,每隔一天吃晚餐加糖蜜。我有一次因为在牢房里制造噪音,被狱卒狠狠地鞭打了一顿。那声音只是“伊休”这个字!印度人的哭声,我只说了三遍。马勒里最后把我从监狱里买了出来,又把我送回了密契·约翰逊,但两个星期后,我又因为我主人的债务被送进了监狱。我在那里待了四天,差两天。相处得很好,除了食物。在那段时间结束时,债务还清了,我被释放了,就像我是约翰·邓森(John Dunson)的人一样,尽管他没有出售票据我为他工作了两年零九个月。他是弗吉尼亚银行的守夜人,也是一名煤炭测量员。 After that I was hired out to Peter Slichen,23 for nine months as a storekeeper. Tended in his store, where he kept groceries and liquor—Peter Slichen was a very fine man—and treated me well—but his mother, Mrs. Brown, was very disagreeable. She struck me once over the head with a shovel, because she claimed that I was slow in getting some water. She frequently would make her husband beat me with a stick.24 Otherwise, I fared very well. Next year, I was hired out to a colored man, named Edward White. I drove a dray for him. Got along very well with him for twelve months—I got none but one whipping, with a barrel hoop, for letting the horse trip.

“接下来的第二年,我被豪伊尔和布朗公司雇用,照管食品杂货和餐点等。其中一个有宗教信仰,我受到了很好的待遇。在那里待了十二个月,这是邓森的最后一段时间了。我的第一任主人爱德华·马勒里又把我抓了回来。他把我交到他哥哥威廉·马勒里手里,好像威廉·m拥有我似的。大约在同一时间,詹姆斯·b·格雷与爱德华和威廉讨价还价。威廉·马勒里以他的名义将买卖单据交给了格雷这是在1839.27年12月,j·b·格雷是一个商店老板。我在他的店里当店员,除了读书和写作什么都做。他对我很不好——我被他打,被他踢——用棍子和牛皮打我。大约在我离开的两个月前,他用拳头打了我的头好几次,因为我去商店的时间不够早。 About a month ago as I was returning from my wife, early in morning, half an hour before sunrise—I met him in the market—where he struck me with a stick across my jaw, which bruised the skin, so I had to cover my jaw. He did this because he said it was late. He followed me to store, and ordered me upstairs—beat me with stick across arm and back, fifteen or twenty times. He ordered me to store in Roanoke Square, after beating me with stick, in order to beat me with a cowhide. I would not go. I did not go to Roanoke Square until evening, and he sent for me round to help hoist up meal. Did not say anything about the scrape in morning. He was a very passionate man, and would strike a white man as soon as a colored. He has made all his money by selling liquor to colored people. He has bought stolen goods from colored people. I know this. Mr. Gray knows I know it. I first ran away about two years ago—overtaken before arriving in Baltimore. Gray put me up for auction, but he then bought me in for $750. Treated me same as ever, or with rather more severity as he had a dislike for me. On 4th last month [October] I started to run away again with my wife. I had been saving for some time. I arrived in Boston 7th last month [October]—and on the same day I met William Carpenter, who had lived with Gray as tender in his store. I think he sent word to Gray. He [Carpenter] kept a rum shop in Norfolk. I was married nine months ago [i.e., January]. I have thought frequently of running away even when I was a little boy. I have frequently rolled up my sleeve, and asked—'Can this flesh belong to any man as horses do?' Very few others would stay if they could get away. Some few, however, say they did not wish to leave their masters. I expected if I was carried back, I would beaten and whipped 39 lashes, and perhaps to be washed in pickle afterwards."

五十年后的1894年11月24日,在马萨诸塞州的林恩,乔治·拉蒂默来到j·w·哈钦森的住宅,“祝贺他即将完成家史”,他被描述为“一个看上去可能60岁的老人”,但实际上已经73岁了,“身体一侧瘫痪,拄着拐杖”。根据哈金森的说法,拉蒂默“高兴地”向他认识了五十多年的哈金森“口述”了以下他的生活概况。

乔治·拉蒂默的第二部自传小品

“我从1842.28年就认识约翰·w·哈钦森了,那是我来北方的那一年。9月,我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家出发。我和我的妻子,也是一个奴隶,一起躲在船首的顶下,我们在黑暗中躺在石头压舱物上,疲倦地躺了九个小时。我们躲在黑暗中,从隔墙的缝隙里可以看到船上的酒吧间,那些很想抓住我们的人正在那里喝酒。我们在法伦奇敦上船时,舷梯上站着一个卖酒的批发商。他认识我,因为我的主人开了一家酒馆,是他的客人。但我拉下贵格会的帽子遮住了眼睛,从他身边走过,没人认出我来。我买了一张头等舱位,立刻进了客舱住了下来。加里森缩略图威廉·劳埃德·加里森,约1857年幸好他没有进去。从巴尔的摩到费城,我以绅士的身份旅行,而我的妻子则是仆人。在那之后,这大概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以夫妻身份旅行。我结婚时21岁。离开家11天后,我在波士顿作为逃亡奴隶被逮捕了。威廉·劳埃德·加里森当时还活着,他对我的案子很感兴趣我清楚地记得那些激动人心的场面,最终以首席大法官肖的判决达到高潮,认为我的主人有权收回我我满怀感激地回忆起特雷蒙特教堂浸信会的考德威尔牧师的慷慨行为,他筹集了我被救赎的钱我的妻子属于另一个主人,德拉西先生,他发出了一份申请,如果我被带走,他就带走她。在我被关押在莱弗里特街监狱期间,她被藏在高街一个友好的废奴主义者的家里。她的下落从未被透露,在我被释放后,她的主人也没有再找麻烦。在这之后不久,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在林的纽霍尔街

在我被释放后,我立即开始参加反对奴隶制的大会,并呼吁在著名的“拉蒂默”请愿书上签名,将请愿书提交给立法机关和国会。这些请愿书要求有关机构从法令书上删除每一条因肤色而区别对待的法令,并删除每一条保护公民免受所谓逮捕侮辱的法令。这张致立法机关的名单上有“6万多个名字”,在就职日由四个人扛进了参议院。它是由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提出的。这份报告是由他的父亲约翰·昆西·亚当斯提交给国会的,上面有43000个名字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开始经常见到哈钦森一家的人。我不仅认识约翰,还认识杰西、贾德森、阿萨和艾比。乔治·拉蒂默缩略图乔治·拉蒂默,约1880年我有四十年没见过艾比。两年前她给我打过电话,就在她去世前几个月。我不认识她,她和我在1842年认识的那个年轻姑娘相比,变化太大了。这家人都为奴隶事业做着高尚的工作。我现在七十四岁了。我在林恩当了45年的裱糊工。在弗吉尼亚的日子对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我很高兴加上这几句话,以表彰哈钦森家族为自由所作的贡献,并再次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们和他们一起在北方激起了一场骚动,使我和我的家人有可能获得自由。

乔治·w·拉蒂默”

的照片©皇后区公共图书馆